微众银行半年内三起风波 与互联网银行理想尚远

导读:整体的推进速度来看,微众银行不愠不火,是市场期待高了还是微众银行慢了?此前,顾敏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也承认如今确实面临很多挑战。

11月14日早间,微众银行官方确认了分管同业业务的副行长郑新林已提出辞职的消息,这已经是从微众银行走出的第二位高管。今年9月,微众银行对外确认行长曹彤因个人原因离职。

而就在曹彤确认离职的前两天,招商银行还关闭了对微众银行的“核身”接口,持有招商银行借记卡的用户无法在微众银行上开户,尽管后续招行极力安抚,但外界更愿意解读为最强零售银行给予微众银行的一个小警告。

微众银行是首批五家获得牌照的民营银行中最早开业的一家,也是首家互联网银行,所以,其难免获得了市场更多的关注和更高的期许,然而,开业一年来,两位明星级高管相继出走、被招行关闭核身接口、产品被指推出速度过慢、效果不尽如人意……

在银行业集体步入转型期的背景下,传统银行对于新来的竞争对手往往更加敏感,而这样一家没有网点、不依赖贷款和存款、不靠息差、仰仗同业的互联网银行如何“夹缝求生”?对于尚未满周岁的微众银行而言,还是个问题。

框架调整与人事变动

据了解,这一次与郑新林一道提出辞职的,还有多位业务负责人。

“郑新林日前提出了离职申请。据了解,他会有很好的发展机会。微众银行尊重他的选择,感谢他做出的贡献。”微众银行在给《第一财经日报》发来的回应中称。

半年内,正副行长相继离职,在银行业还是很少见的,到目前,微众银行剩余的高管团队包括董事长顾敏、行长李南青、首席信息官马智涛、监事长梁瑶兰、副行长黄黎明、董秘及首席战略官陈峭、首席审计官秦辉、首席风险官王士俊等。

在高管离职的背后,总有一些原因若隐若现,大到战略,小到人事。而从出生伊始,就可以看到,微众银行事实上一直在摸索更加适合自己的生存模式。

据媒体报道,腾讯发起微众银行的最初业务定性为“大存小贷”,之后,微众银行正式亮相时又改为“个存小贷”,这与另外一家互联网银行——网商银行定位的“小存小贷”几乎不相上下。

定位改变以后,在具体业务框架模式上,微众银行也进行过两轮调整。微众银行在筹备期间确立了五大事业部,包括消费金融事业部、小微事业部、信用卡事业部、同业及公司事业部、科技事业部。可以看到,这是一个集合对公、零售,包括消费金融、小微贷和信用卡为一体的“大平台”模式。

今年4月份,微众银行进行了第一轮业务框架调整,将消费金融事业部和信用卡事业部进行整合,等于把信用卡事业部并入到了消费金融事业部。9月,曹彤离职,信用卡事业部原负责人梁瑶兰调任到监事长一职。

事实上,信用卡业务的开展依托于银行的账户体系,在远程开户尚未放开的背景下,互联网银行的信用卡业务恐难突破。

第二轮调整是在今年9月底,这次调整中,微众银行确定了三大前台业务线:财富管理、平台金融和消费金融,作为前台业务的三大发展方向,三大前台作为获客的主要渠道。

在这轮调整中,可以看到,消费金融一直保留着;原科技事业部作为后台技术支撑不可或缺;财富管理则是以APP作为主体,针对于C端的理财平台;而原小微事业部和同业及公司事业部则变成了平台金融。

“这等于说,同业业务从原来单独的事业部转为如今三大业务线的支撑,尽管功能还在,但在某种程度上说其实是被拆分、削弱了。”一位接近微众银行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说,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郑新林和游健聪的离职或许也是有原因的。

市场期待高了,还是微众慢了?

框架调整后,微众银行的业务逻辑显然更加清晰可见。

从消费金融来说,目前只上线一款商品,即5月份推出的微粒贷,这是一款针对零售客户的贷款产品,微粒贷采用白名单制,直到目前,微粒贷用户100万,但依旧处在白名单制中,并未完全放开,贷款余额20亿元,累计放贷40亿元。

在财富管理方面,微众银行的APP是财富管理的载体,但相比于阿里的“蚂蚁聚宝”,微众银行的APP走的并非理财超市的路子,而是尝试在不同期限、不同收益率之间仅提供1~2款产品。

在平台金融方面,目前也仅诞生两款产品——“微车贷”和“微路贷”,前者合作方为二手车电商“优信二手车”,后者合作方为北京汇通天下物联科技有限公司。从这两款产品的逻辑来看,微众银行的平台金融理念是:提供基础产品,嵌入应用场景。

然而,从整体的推进速度来看,微众银行不愠不火,是市场期待高了还是微众银行慢了?此前,顾敏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也承认如今确实面临很多挑战,而市场的期望同时也需要调整。

就在微众银行小心翼翼找准定位、调整业务框架、逐个推出产品之时,网商银行似乎并未考虑太多,专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蚂蚁小贷的贷款业务整体迁移至网商银行,然后毫不犹豫地放贷:包括在“双11”前后对淘宝天猫商户放贷90亿元,面对农村农户提供无抵押、纯信用的小额贷款“旺农贷”,与全球最大的中文网站流量统计机构CNZZ合作推出“流量贷”。

“在负债业务无法开展的背景下,互联网银行只能走资产业务先行,而之所以微众银行并未大刀阔斧地发力资产端,我认为,一是风控能力积累不足,在目前传统银行坏账攀升的情况下,资产业务都要小心谨慎;二是缺乏资金依托;另外,资产端的整个体系都要重新建立。”一位接近微众银行的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

据了解,微众银行目前采取与合作银行联合放贷的模式,微众银行负责前台获客,并收取服务费,目前联合贷款的银行包括上海银行和包商银行。

在顾敏的设想中,微众银行要成为没有网点、不依赖贷款和存款、不靠息差生存的银行,而现实和理想还有很远。

手机阅读 | 转载注明:http://www.hekaiyu.cn/ec/2935.html
LEAVE A REPL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