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业务合作 全媒体搜索+信息流,招商医疗保健品等行业竞价开户,请咨询客服QQ:40974387。
  • 业务合作 SEM竞价托管,竞价单页制作,网站制作,请咨询客服QQ:40974387。

如果你已经有所得,请不要打扰你小伙伴的幸福。

开头先转载一篇文章,为后面的叙述。

上学时,一个女同学趁小长假到外地与男朋友小聚。听说她是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硬座去的,同学忍不住说了句:我要是她男朋友,一定给她买卧铺!

没想到此话传到该同学耳朵里,让她很难受。虽然幸福要靠每个人自己心理调节,但是自己也要学会不去惊扰别人的幸福。

路边有一地摊,摆地摊的是一个中年女人。一个中年男人骑着自行车过来送饭。他一下车,就谦意地笑道,对不起,来迟了,饿了吧?

女人抬起头,看到男人,眼睛里闪过一丝亮色,笑道,不急,还早呢。男人憨憨地笑笑,从自行车车篓里拿出饭盒,坐在女人身边,说道,快吃吧,不要凉了,我陪你一起吃。

这时,地摊前走来了一个中年大嫂,她将头伸向女人的盒饭里,发出惊讶地叫声,哎呀,我的大妹子啊,你可真苦啊,你吃的这是什么菜啊,一点油水也没有,这怎么能吃的下去啊。说罢,嘴里还不住地发出啧啧叹气声,脸上露出讥讽的神色,扭着肥胖的身子走开了。

女人端着手中的盒饭,愣愣地望着胖女人的背影,眼睛里噙满了泪花,那眼泪叭嗒叭嗒地滴落到手中的盒饭里。身旁的男人眼圈也红红的,捧在手里的盒饭,再也没有情趣吃上一口了。周遭的气氛仿佛顿时凝固了似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儿于考上了大学,虽然是一个普通的大学,但是全家人依然感到很快乐很幸福,一点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遗憾的。父亲对儿子说,儿子,你比你爸和老妈都有出息了。我只上了小学三年级,你妈才小学毕业,你在我们家可就是状元了。儿子羞涩地笑了。笑的很甜、很舒心。

全家人带着一种幸福和喜悦的心情,送儿子到车站上学去了。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肩膀。他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一个熟人,也来送儿子去上学。熟人问,你儿子考上什么大学?

他刚说出校名,熟人脸上立刻露出惊讶的神色,说道,你儿子考的这是什么个大学?那个大学上了也白上,那个大学毕业的学生根本找不到工作。我儿子可比你儿子强多了,他考的可是名牌的大学,毕业了,人家单位都抢着要,月薪最少八千块啦。熟人的脸上露出轻蔑的神色,说罢转身走了。

他们望着熟人一家远去的背影,目光一下子黯淡了下来。刚才一家人的幸福和甜蜜,被熟人叽里呱啦一阵连珠炮似的自问自答,荡然无存,心,从火热降到冰点。再看帅气的儿子,眼睛里也噙满了晶莹的泪花。

不要打扰他人的幸福,幸福也是一个人的隐私。在你眼中看的是一种苦难,在别人的心里也许正是一种幸福。这种幸福,无关荣华富贵、无关名誉地位,有关的,只是一种心灵感应和默契。这种幸福,像花儿开放一样,悄无声息,但却将馨香,在彼此心田里缠绵、涟漪,化作了生命中的一种永恒和地久天长。

如上所述,我一直尽量的不去打扰别人的幸福,特别是当我有所得之后,一开始我的亲戚只以为我在外面是一个拿着3000块月薪的Loser 后来为了不让父母有所担心,我讲我的薪水说到了一万。其实我特别不想这样,因为家里的小伙伴会因为这些和我有所隔阂。

比如我的发小D,我们小时候在一起快乐的成长,他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发小,在最初的最初,我们在一起玩耍,原因很简单,并没有现在小朋友之间那么复杂,比家庭,比背景,那时候想和你在一起玩儿,就是想和你在一起玩儿。没有太多的其他,所以当我面临我过去的小伙伴的时候,我尽量让我自己回到最初的最初,因为我们是在最初的最初结实,在最初的最初玩耍,所以要想之间没有阶级,就要回到最初的最初。我们在最初的最初在一起玩耍,要想继续愉快的玩耍,就要让我们回到最初的最初。

我很珍惜这些。又比如我的堂弟,A,正如A这个字母,他从小的从小就是学习最好的存在,一直到考上211大学,他的愉快就是他理所当然的要强过别人,按照世俗的看待,如果不出现意外,他也应该是家族中最强的存在,有一天他看了我在SEOWHY30万聚会的演讲,他的心便不能平静。因为他内心不安,惶恐。他突然发现不他在是第一的存在。他开始怀疑当自己毕业的时候,是否可以达到,他堂哥的成绩。因为在那之前,他内心一直肯定自己是Winne,难道他要成为第二吗?难道他之前在学习上那么努力的付出都得不到 是第一的存在吗?他本应该很快乐,但从那之后,他不在是那么快乐,他本来毕业后,应该快乐的找工作,快乐的生活,但是从那之后,他便开始压抑,今年他刚刚本科毕业,为了不服输,跟家人说,他试用期的月薪为3万+,在深圳,在我认为这不是他小气,只是从小周围的环境让他认为他一定是第一,现在第一不是自己,就像心爱的玩具被人夺走了一样,就像暗恋了好久的邻家女孩,你一直以为他会嫁给你,和你幸福的生活,但是突然有一天她嫁人了。他需要自我保护,他需要别人的肯定。在这里,我知道他已经刻意回避我,但是我希望他可以过的快乐。

在我们这个都是20多岁的年纪,谁能到达什么成都一切都言之尚早。在如跟我和A一起成长起来的另外一个堂弟,我们相差一个月的时间,他叫我一声哥。这次回去我和A发现他变了,变得那么懂事,那么会办事,那么会尊敬,那么会察言观色,那么心细,那么会吧所有委屈和辛酸当成笑话来演绎,他成熟了,太成熟了,成熟的我们开始望而却步。虽然他现在只是一个在工厂拿不到3000的工人,但是他的成熟,他的心机,他的算计,他算计他的父母,他算计他的爱人,他算计他的叔叔,他的长辈,他算计他的组长,他算计他一切相熟的人,只为向上爬。他20多岁的年纪,拥有80岁的心机,这让我感到不安和害怕,匆匆见过一面,再也不敢相见。我知道,是因为我的父母和他的父母说,我在外面月薪一万+。他开始不快乐了。凭什么都是一起玩儿的我的工资是他半年的薪水?

其实今天要说的是我的班长,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存在,在很多方面我真的很佩服他,包括现在也是,他今天升主管了,加薪升职,本身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他快乐的告诉我他加薪了,他可以拿到7000左右了,等再过一年他就可以接近一万了。他问我我是多少,其实他一直知道我赚得多,但是并不知道我赚多少,为了不伤级他的自尊心,我说一万二,这个月少点儿应该7000吧,我以为我已经尽力的往少了说了,已经尽量的维护他的内心了,但是后面发生的事,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愚蠢,从谈话中我明显感觉到他的不愉快,是的,比如当你努力的奋斗,当你努力的前进,在北京这样的人才济济的地方,你终于做到主管的位置,当你高兴的和别人分享你的喜悦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还是比不上别人,那种失落,或许无法言语吧。我后来花了很长时间去鼓励他,去经营他的内心,他后来虽然有些回归自信了。但是我知道,我在他的内心,留下了一道疤。其实有的时候,不是我低调,我只是不想让别人失去他该有的快乐。但是最后我却总是做不好,如果你已经有所得,请不要打扰你小伙伴的幸福。与君共勉。

请珍惜自己的品牌! 本文质量及原创性由搜外网审核,永久保存。【ID:218】点此查核→

手机阅读 | 转载注明:http://www.hekaiyu.cn/seo/2858.html
LEAVE A REPLY
loading